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3

:wq 2013

转眼就到了2013年的最后一天,翻了翻去年的文章,发现去年没有写“年鉴”。

自从去年年底公司大佬“效仿”huawei提出“狼性文化”以来,今年的工作中我确确实实感受到这种氛围。各种紧凑的排期,更大的工作量,更长的加班时间……我仍记得我在面试huawei的时候问过面试官他对于“狼性文化”的评价,他说huawei现在很少提,他们认为的“狼性”侧重团队层面的意义。而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在一个互联网公司听到了几乎一边倒的特别是来自中层的对“狼性文化”的赞许和宣扬。

今年,特别是到了下半年之后,几乎每天都配合产品线做各种trouble shooting,甚至手头接着电话,hi上还在跟另一个人聊着。大量的case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业务,接触一线RD/OP并了解他们是怎么做开发/运维的,同时也迫使我要更熟悉我们的安全体系,我们有哪些东西可以服务业务排查问题,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很好的循环,积累的经验可以在新的case中派上用场,而在新的case中又可以积累新的经验。

应急响应是我很喜欢的做的工作,虽然我希望最好不要有。我喜欢这种需要你在短时间内作出快速判断,给出解决方案,同时需要尽量全面地思考的感觉,这种考验和挑战性很刺激。每次遇到不同场景,我们看到一个表面的现象,然后通过各种手段抽丝剥茧,追根溯源,找出问题的根本。今年做的一个挺有意思的响应是7月17日struts2的0day,估计圈内很多人那天是通宵不眠的啊,而这次0day的后遗症在半年之后仍在发作。做应急响应当然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比如凌晨3点短信、电话报警一起响爬起来一看是误报。

另外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上个月团队内在两天内一块儿做的一个家用路由器dns劫持检测的项目,我把在这次项目中的体会到的团队合作,激情和执行力定义为我心目中的“狼性”。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依然很棒,赞一下我们团队的小伙伴们。

今年参加了2次业界的会议,除了认识了一些人以外,收获不大。比较失败的是提职称晋升没有过。

生活上一如既,没有太大变化。24岁了,依然一个人,没有突破。

帝都的空气仍然很糟糕,糟糕透顶。房价继续上涨,似乎还是报复性的,六环的均价已经突破2w大关,可我想花几百万在帝都十年二十年之内很可能仍然是荒郊野岭的地方买套房子实在过于蛋疼了。虽然今年地铁开通了好几条新线,无奈帝都还是太大了,去哪儿都不方便。光这几点就足以让我不打算长留帝都发展。

通过一些途径认识了两位小朋友并支持他们的学业,这是今年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了。一位叫小Q的同学今年考上南航,我也趁着送他去报到的机会回南京。回到校园的感觉很棒,特别和小Q一起去报到被当作大一同学推销历年入学考试试题。恩,我还很年轻呢。我也去了解了比我生活在更底层的人的生活状态,他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设法去给予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也丰富了自己的经历。在这座许多人向往的看上去鳞次栉比,灯红酒绿,光鲜亮丽,遍地财富和充满现代气息的大城市中,依然有住在井下几十年的,蜗居在几十人合住一套三居的群租房的,在从小就在北京读书却还是不符合在京参加异地高考的一群人。

在这之后邀请乐乐来帝都玩儿了几天。乐乐来的正是帝都天气最好的时候。我们重游了5年前去的大栅栏,北海,什刹海和恭王府。一个月后乐乐去了HK做RA。我还记得乐乐在保研前纠结选择哪个导师,我在一次去听宣讲会的地铁上跟他一起探讨了做出了现在的选择,而就是这个老师推荐了他去HK PolyU做RA。

花了有生以来最大金额的一笔钱,入手6d一台。一年拍了大概500张左右片子,自己比较满意的不到10张,大多发到weibo了。摄影技术还有待提高。

看了2部戏,南大同学的话剧巡演到北京,让我有机会延续大学时培养起的爱好,只是票价相比在学校里翻了好几番。本来还应该再加一场李宗盛的演唱会的,可惜太晚知道演出消息而票早已售罄。在豆瓣听的歌已经积累到了4w+;发了63条微博;遗憾GR关闭无法统计阅读RSS条目。每周五晚上坚持2小时羽毛球运动,这是个可以坚持下去的好习惯,其实最主要的是不用自己掏钱。开始尝试投资,定期储蓄,基金,贵金属都有涉猎,战果平平。

开始还房贷,也成了房奴。其实不是我买房。

更平和理性地看待目前的生活,虽然离距财务自由相去甚远,但这才是我工作的第二年,我告诫别在一开始就想着一蹴而就。我仍有大把的时间去为理想中的生活努力,而已经实现了自己梦想的人们,无不也是历经多年奋斗才达到的。

最后祝福也不变,祝家人和朋友们身体健康,都有美好的前程。

No Comments